手机版 - 我要投稿
百乐门棋牌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玉门 > 正文

他们的辛劳铸就“雪如意”

编辑:xin 时间:2021-01-17

  河北日报记者 赵瑞雪

  在河北省第二届冰雪运动会开幕式上首次正式亮相后,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近日又恢复了平静。虽然大部分完成建设任务的工人已回家,但为了保障“雪如意”运行,仍有工人在最低气温达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严寒中坚守。

  12月26日,在“雪如意”看台区底下,35岁的中铁建工集团北京冬奥会张家口赛区项目部工人徐彬杰正蜷缩在一个消防间里,安装调试减压阀组。

  对徐彬杰来说,手头的活儿并不难,但要挨个进行消防设备的试压、冲洗,过程很繁琐。在狭小的消防间里,他不但要蜷缩着一干就是大半天,还要时刻准备与刺骨的冰水“打交道”。

  “雪如意”洁白的赛道上,在钢丝绳的牵拉下,司机徐师傅正开着压雪车从高往低进行作业。

  不远处,张家口奥体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机械维护负责人武永东正密切关注着他压雪作业的过程。“由于赛道上的雪融化再冻结后会发黄,自12月初造雪以来,每两天就必须得压一次。”武永东说,尽管赛道最大仰角达42度,压雪作业十分危险,徐师傅还是一丝不苟,哪怕留一道辙也不满意,必须得开上去重压一遍。

  同一时间,在“雪如意”赛道左侧,来自东北的徐盛和工友们正在看台LED大屏的位置清雪。徐盛告诉记者,由于赛道造雪,现在基坑里满是结结实实的冻雪,而清雪又无法使用机器,只能靠人工铲,再用麻袋一袋袋背出来。他们已经忙了五六天,有时一人一天就得背二三十袋雪。

  赛道中间,55岁的王福顺正心无旁骛地进行着桥架、管道的检查、焊接,他的大衣、帽子上,甚至睫毛、鼻尖上,都结了一层霜。

  自2018年5月1日开工建设以来,三班倒,烈日下紫外线灼痛皮肤,严寒中裹着棉被、拿塑料布做帐篷继续施工,对“雪如意”的建设者们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他们已习以为常。

  面对这座张家口赛区工程量最大、技术难度最高的竞赛场馆,建设者们不知“啃”下了多少难啃的“硬骨头”。而在施工组织和技术攻关一线“冲锋陷阵”的,是一支主要由80后、90后甚至95后年轻人组成的团队。

  中铁建工集团北京冬奥会张家口赛区项目部技术总工张裕告诉记者,为解决物料运输难题,同时减少运输车辆进出施工现场造成的环境压力,他们一边组织现场技术管理人员学习施工规范和标准施工工艺,一边加强攻关,最终通过在山下设置材料中转场,用平板车把工厂构件从中转场运进来,然后用特种塔机一点点吊上来,才解决了难题。

  “看到‘雪如意’边上的那条联络线了吗?开始可费了我不少功夫。”今年30岁的项目部工程技术部部长王普,是项目部第一批进驻崇礼的6个人之一。当时,为了开辟这条施工机械和物料运输的联络线,他和同事每天扛着设备踏勘、测量、定位、标高,被圪针扎破皮肉、被太阳晒脱皮是常事儿,“联络线建成时都快成黑人了”。

  项目部经理姜秀鹏坦言,今年,面对疫情影响,他们积极稳妥地推进项目复工。复工后采取三班倒,千方百计把因疫情耽误的时间夺回来,终于确保了建设进度。

  12月21日18时,省第二届冰雪运动会开幕式上,“雪如意”被璀璨点亮,惊艳世人。虽然整个点亮过程持续不到一分钟,却耗费了灯光项目团队——豪尔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程中心相关工作人员的许多心血。“为了观察效果,灯光调试工作只能在夜间进行。整个团队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一直是黑白颠倒作业。”该团队工作人员武永平介绍说。

  “雪如意”的灯光作业区域包括顶峰俱乐部、赛道两翼和看台两翼三个部分,由于建筑造型不规则,每个部分在制定设计方案时难度都不低。“仅顶峰俱乐部就要安置五万多个点的光源,难度可想而知。”武永平说,有时候一条线路接触不良,就得调试大半天。

  尽管已圆满完成了首次正式点亮任务,“雪如意”灯光项目团队仍在进行着灯光调试和一些细微调整工作,将一直持续到北京冬奥会。这期间,每个重要的节点,“雪如意”都有可能被点亮,所以他们不敢有丝毫懈怠。“今年春节也不会休息。”灯光项目团队顶峰俱乐部部分施工班组长张冬冬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7 百乐门棋牌 All Rights Reserved.

Top